重温《北京晚报》上的马拉多纳原来球王有这么多故事

重温《北京晚报》上的马拉多纳原来球王有这么多故事

1986年6月3日,墨西哥世界杯赛,阿根廷对南朝鲜比赛之后,外国一些评论员对马拉多纳的表现进行了评论。马拉多纳过去人称“坏孩子”。在这场比赛中,尽管对方用了很大人力来盯死他,阿根廷所进的三个球中,每次都还是有他的功劳。在比赛中对方在他身上有十次犯规,但他吸取了上届比赛因发火被罚下场的教训,没有恼怒,坚持下来,受到人们的好评。

阿根廷队首开纪录。4分钟后,最精采的场面出现了。马拉多纳在过中场右侧得球,他一晃一拨,甩掉了两人的堵截,而后衔枚疾进,接着在快速跑动中一个漂亮的摆动再过一名后卫,斜线突入禁区,又过一人,直插门区右侧,从容地避过守门员的扑抢,然后在两名队员欲要夹击下及时起脚劲射,球直飞网窝。整个过程仅在十几秒间,有趣的是最后要夹击他的两人是他最早甩掉的,那两名队员随后紧追,竟没能追上他。

克劳迪亚是马拉多纳幼时的玩伴,一同在穷人区长大,可谓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克劳迪亚是全世界千百万马拉多纳崇拜者中最忠实的一个。马拉多纳在国内比赛时,她往往到场助威;第十一届世界杯赛前,她为刚满十七岁的意中人送去了生日礼品;当马拉多纳被教练梅诺蒂剥夺参加世界杯大赛资格后,她又陪马拉多纳一起抹眼泪;而马拉多纳的每一次胜利,克劳迪亚也都沉浸在欢乐的喜悦中。一九八二年,在西班牙举行世界杯赛前。马拉多纳曾向女方提亲,但却遇到女方家长的反对,认为他还太年轻。

国际足联周三发表了下列声明:’94世界杯正面临着一宗可能服用违禁药物的问题。一名球员在赛后的尿样(A)测试中呈阳性反应。该球员的尿样(B)将在该国足协人员在场在加州实验室再作测试。结果将在周四确定。另据美联社今天上午快电,阿根廷足协官员称,马拉多纳是服用了一种麻黄素药品来治疗他的哮喘病,而不是有意服用兴奋剂。

两次敲定时间,两次爽约,老马让主办方相当头疼,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决定取消了所有的活动安排。可是没想到,就在活动取消后几个小时,却从古巴方面传来了消息:老马已经上飞机了。而马拉多纳本来应该从贵宾通道出港,但由于这个过于随意的球王根本没办中国签证,只能落地签,结果最后又变成了从普通出口出站。就这样在飞机落地后将近一个小时,马拉多纳才终于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马拉多纳在诉状中称,2010年6月初,第九城市公司与新浪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马拉多纳代言“热血球球”游戏的报道,同时,两被告在其游戏运营网站上,开设了“热血球球”的网络游戏频道,联合运营“热血球球”游戏,在该游戏频道及游戏的多个界面使用了马拉多纳的肖像及“马拉多纳”的文字。他要求法院判令北京新浪互联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和上海第九城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赔偿损失及合理费用支出共计2000万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