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能源“断供”危机美国该负什么责

欧洲能源“断供”危机美国该负什么责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编者的线月底发生的俄罗斯通往欧洲的“北溪”天然气输送管道“爆炸漏气事故”还没有调查出结果。对俄制裁导致进口的俄罗斯天然气持续削减,让很多欧洲国家深陷能源短缺的烦恼之中。而美国此时却忙着“杀熟”,从对欧能源出口的买卖中大赚一笔。西班牙拉海恩网站称,美一直声称欧洲国家是盟友,但实际上从未尊重过欧洲的利益,并有意通过消耗战来牺牲欧洲——欧元贬值、通胀加剧、中产阶层陷入贫困、普通民众为能源危机增加开支,这些都让欧洲苦不堪言。实际上,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中东战争开始至今,欧洲在能源战略上受美国地缘政治和经济霸权的影响一直很大,可以说没少吃美国的亏。

欧盟新闻网站EurActiv 10月初刊文称,一些欧盟国家对美国和挪威从能源价格上涨中获得空前收益的批评声音越来越多,并敦促欧盟委员会就“以更好的价格购买天然气”与相关国家谈判。实际上,这些欧洲国家早就知道美国在下一盘“能源大棋”。德国联邦安全政策学院2018年发布的工作文件《美国能源政策的发展》提到,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为向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施压,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中的利比亚、沙特等阿拉伯成员国于1968年初成立了另一个重叠的组织——阿拉伯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APEC)。1973年赎罪日战争爆发后,愤怒的阿拉伯国家对美国、西欧和日本实施石油禁运。这让欧美国家突然间明白了能源保障的“阿喀琉斯之踵”在哪里。从那时开始,欧洲国家就在寻找中东以外的能源保障。

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网站近日刊登题为《无忧无虑的陷阱——欧洲如何将自己逼入能源危机》的文章,回顾那段石油禁运导致欧洲能源短缺的历史时说:“欧洲与莫斯科的天然气合作始于1970年签订的天然气换管道协议——德国向苏联提供大直径管道及开发西西伯利亚大型油气田所需的设备,莫斯科则用天然气来回报欧洲。尽管双方意识形态上存在严重分歧,但这笔买卖对双方都有利,因此合作不断扩大。”

那时,欧洲人没有想到几十年后美国会成为最大的“黑金”生产国之一。过去10年间,美国更是依靠“页岩气革命”带来的天然气产量爆发式增长,占据天然气产量世界第一的位置。欧洲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美国的分销结构,奥巴马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在美国东部、西部和墨西哥湾沿岸新建10多个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雄心也表明,美国政府的重心将继续放在向欧洲、亚洲和其他地区的老盟友出口天然气上。自2011年以来,立陶宛、波兰和芬兰等欧洲国家也建造新的液化天然气接收站,专门用于进口美国能源。

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看来,随着冷战的结束,欧洲和俄罗斯的能源关系逐渐成熟,两者之间各有所需。当时,欧俄形成互动:通过地缘政治的变化获得能源,同时利用能源供给关系来调节地缘政治关系。但近些年,两者之间出现了一些不利因素:一是来自美国的压力,因为美国想向欧洲推销自己的页岩气;二是欧洲自己要做绿色转型的引领者,所以加大了转型力度。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想通过能源供给关系影响欧洲的目的也越来越难以实现,反过来对欧洲对俄政策的影响也是一样的。

《外交世界》德国版今年6月的一篇文章反思说,自俄乌冲突升级以来,欧盟犯了两个错误:对俄天然气和石油的依赖骤减时,因应对计划不足,缺少“可靠和负担得起”的替代解决方案;违背欧洲的利益,一味赞同华盛顿的立场。德国前总理默克尔曾拒绝美国提出的放弃“北溪-2”天然气管道的要求。但德国新政府,尤其是绿党的反对,破坏了德国和欧洲能源政策的延续性。今年2月,美国总统拜登在和来访的德国领导人会晤时明确表示,未来德国的能源政策将在华盛顿而不是在柏林决定,“如果俄罗斯的坦克或军队进入乌克兰,那么‘北溪-2’将不再存在,我们将结束这一切”。

有西班牙媒体这样悲观地描述:“又一次,拖着能源短缺锁链的鬼魂出没于欧洲。能源危机的冲击如此之大,以至于整个行业都喘不过气来。”为减缓能源成本上升对民众和中小企业的影响,法国、德国、意大利、英国、西班牙等国实施国家补贴措施。对美国能源依赖相对算少的西班牙政府为此也准备支出355亿欧元,占其GDP的2.9%。

德国柏林一所高校的能源政策研究学者海克·克洛维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能源危机对当地人的生活影响很大,他家附近的超市现在都提前关门,自己已抢购了冬季烧壁炉用的木柴。使用电暖气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担心高昂的费用会让他们明年的日子不好过,因为许多国家电费是延迟缴纳的。

“对俄罗斯能源依赖减少意味着对美国能源依赖的增多。”海克说,在能源领域,欧洲缺少战略自主,德国更是缺少长远的能源政策,如过早淘汰核电站。他认为,能源危机背后体现的是能源政治,欧洲现在被美国主导的能源议题所捆绑。自俄乌冲突以来,美国一直在强调与欧盟合作,实际上是要让欧盟更依赖美国。欧洲一些国家已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因分歧严重,要实现确保能源供给的统一战略还显得力不从心。

“当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批评欧洲大陆过于依赖俄罗斯和美国时,他想说,‘在肉食动物的世界里,我们不能成为食草动物。’”西班牙Antena 3电视台网站10月12日报道说,俄乌冲突升级后,欧洲越来越多的弱点暴露出来,这个大陆的大部分地区,能源方面高度依赖美俄等能源出口国,这让欧盟的决策者越来越意识到“建立一个能拥有自己资源的欧盟”是多么重要。文章说,事实上,欧盟对美俄之间直接爆发冲突的最大担忧就是欧洲大陆将面临没有安全、缺少能源和粮食的困境。

有西班牙媒体在分析“欧洲能源政策为什么失败”时举例说,2011年日本福岛发生核电站泄漏事故后,出于安全风险忧虑,德国政府制定“逐步关停境内全部17座核电站”的核电退出计划。今年7月,德国经济部表示,鉴于今年冬季电力供应短缺风险增高,原定年内“退役”的现存三座核电站可能需要延期运行。法国能源经济学家米歇尔·盖伊近日也撰文称,欧盟委员会的能源政策一度拒绝将核能作为绿色能源纳入可持续投资清单。但一些欧洲国家把核电边缘化的同时,又没有很好地利用风能、太阳能,因此加剧了能源危机。盖伊认为,欧盟对俄发动“经济战”和采取“荒谬”的能源政策,使其成为俄乌冲突升级的主要受害者。迫不得已,一些欧洲国家又开始重启煤炭发电。

“欧洲主要是转型的步伐迈得太快,没有跟新能源发展协调起来,比如现在的风能发电、光伏发电还没有做大。”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认为,欧洲一些舆论反思,如果欧洲的化石和核电能源退出得比较慢的话,可能还有回旋的余地。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严格来说,欧洲国家追求绿色能源本身没有错,但问题是它们除了对地缘政治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估计不足外,化石能源退出的速度与新能源增长的速度也不匹配。

10月26日,欧洲环境署发布报告称,一些欧洲国家近期开始使用越来越多的传统燃料,产生更多碳排放,未来几年,欧洲需要持续进行大幅减排,才能实现此前设定的碳中和目标。还有分析人士担心,美国会以欧洲重启煤电为由,为自己逃避减排找借口。

客观地说,欧洲能源困境离不开美国的欧亚地缘政治博弈,如利用相关国家的矛盾,影响土耳其、以色列打造东地中海—欧洲油气管道的计划。此外,美国还掌握着操控价格的主动权。今年7月,美国一家大型液化天然气出口商放风说,“受美国减排要求的影响,可能会中断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这样的警告声一出,短期内无疑抬高了美对欧天然气出口的价格。到了8月,这家看好外部市场的公司又传出希望增加生产线和油气储罐等综合设施的消息。

“欧洲并不想在安全和能源上过度依赖美国,成为其附庸,但现实暴露了美欧关系中非常脆弱的一面。”欧洲智库的各种预测表明,俄乌冲突对欧盟的冲击将大于对美国的冲击。欧洲能源战略自主的概念,将不得不重新审视。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研究主任杰里米·夏皮罗算了一笔账:2008年,欧盟经济总量16.2万亿美元,略胜美国的14.7 万亿美元。到2021年,欧盟的新数据是17万亿美元,而美国接近23万亿美元,欧盟被美国甩在身后,原因之一就是美国拥有更好的能源优势,它是天然气和石油的净出口国,欧洲的经济发展很大程度上依赖这个北美合作伙伴。

美国官方机构的统计显示,今年前5个月,欧洲国家进口美国原油约2.131亿桶,亚洲国家进口美国原油约1.911亿桶,“6年来欧洲首超亚洲,成为美国石油的最大买家”。同时,因在乌克兰危机期间大幅增加对欧洲的供应,美国在今年上半年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还有预测说,最迟到2030年,欧盟成员国从美国进口的天然气总量将超过此前从俄罗斯进口的总量。美国对欧洲能源出口增多的同时,价格因素已引发后者不满。不仅法国总统马克龙抱怨美国高价向欧洲提供天然气等能源“不是友谊的真谛”,欧洲议会议员、法国前交通部长马里亚尼也表示:“美国正利用俄乌冲突巩固在欧洲的经济霸主地位,法国已逐渐意识到这一点。”

崔洪建认为,欧洲能源危机是一个多因素的产物。现在欧洲也在反思,为实现能源来源多元化的问题,欧洲国家领导人频繁到访西亚、北非等国,就是不想长期依赖美国、做亏本买卖。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全球创新与治理研究院研究员赵永升认为,面对日益升级的俄乌冲突,美国不能对与自身仅具有基于“利益”和“地缘”经济纽带的沙特等产油国发难,一些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国也深知美国当下的这一软肋,因而可以“纯粹出于经济考量”,直接对美国发难,“响亮地”拒绝石油增产要求。但美国的欧洲盟友已经直接或间接地卷入到冲突中来,因此在保障能源供给、控制油气价格等方面显得很被动。

“记得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说过,‘做美国的敌人是危险的,而做美国的盟友则是致命的’。”中国人民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欧盟“让·莫内”讲席教授王义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亲兄弟明算账’,但美国的盟友却被忽悠成‘盟仆’。”他认为,在军事安全领域,欧洲传统安全基本依靠美国领导下的北约保护,但经济领域则不然,美欧是竞争与合作关系。冷战结束后,欧盟一直力推与美国建立平等伙伴关系,但还是在经济领域吃了不少亏,这也导致近年来欧美之间反倾销反补贴官司不断。

林伯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欧洲能源的对外依存度本来就很大,而美国却成为最大的既得利益者。之前美国因为油气价格贵一直无法大量进入欧洲,如今终于找到机会。美国可以在能源领域通过话语权来影响欧盟,而这正是欧盟一直在抵抗的。

王义桅也表示,美国政府是为美国企业服务的,对欧盟甜蜜的外交辞令掩盖不了美国对欧洲盟友频下“黑手”,拱火俄乌冲突,逼迫欧与俄能源脱钩,甚至与中国供应链脱钩都是明证。这样一来,不仅让美能源巨头“杀熟”,赚得盆满钵满,还能严重抵消欧洲企业竞争优势,阻遏欧洲与美国再工业化竞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