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这么多海外基地是种痛苦就让我独自承受吧!

美国:这么多海外基地是种痛苦就让我独自承受吧!

在现代国际关系中,国际权力是彰显一个国家地位的重要因素,也是评价该国国力强弱的一个重要标准。

以知名国际关系学家,哈佛大学名誉教授约瑟夫·奈的说法,国际权力一般可以分成软权力、硬权力两个部分,前者主要是该国在民族文化、价值观、意识形态,以及国际形象、基层动员力及政治制度等非物质、无形的因素,对他国族群有一定的吸引甚至同化能力。

但是,一个国家的军事威慑力往往会因为空间距离的客观因素而大打折扣,想想看,当一国的利益距本土万里之遥,中间相隔万水千山,这些天然地理的客观阻隔让这些利益的维护成本呈几何增长。

如果想抵消在地缘上的劣势,就必须将本国硬实力突破地理阻碍进行有效投射,通俗来讲,就是一个拥有独立主权的国家可以突破地缘劣势,将包括军事力量在内的硬实力投射到相对应的地点,以此达到经济、政治目的的行为,这种行为被称为军事投射力。

著名地缘战略学家尼古拉斯·斯皮克曼是如此评价军事投射力的:一国在世界上的地理位置对于该国的安全起到基础性作用。它决定并影响了所有其他因素,因为一国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其气候,气候又影响了一国经济结构;地理位置还决定了一国潜在敌人和盟友,甚至还决定了该国在集体安全体系中的作用。投射力彰显了一国力量的机动性,分为陆上、海上和空中机动性。

一般来说,两国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海军相对强大的一方会拥有更强的军事投射力,而空军力量更强的一方,则会进一步占据投射优势,而进攻性力量也比防御性力量投射力强,这也是国际军售中对于进攻性武器限制更多的根本原因。

按照战略学家的理论公式,一国的投射力=投射强度(硬权力构成要素+软权力构成要素)×权力机动性÷投射距离。

而海外军事基地,无疑能大大压缩投射距离,使本国投射力最大化。尽管随着科技的发展,洲际弹道导弹和远程战略轰炸机、航母编队也能提升一国的远程攻击能力,但无论其速度和续航时间提高多少,也比不过离目标最近的军事基地来得迅速。

相较于其他国家的军区管辖范围基本都在主权范围内,美国的六大军事司令部责任区覆盖全球,这就需要极强的军事投射能力,毕竟想当明白世界警察也得能及时出警才行。

作为资本主义世界的后起之秀,美国拥有着其他国家难以匹敌的地缘优势条件,不仅土地肥沃、资源丰富,更拥有东西临两洋、南北无强国的条件,因此,美国有相当长的时间对美洲之外的事务兴趣不大,国内孤立主义思潮盛行。

因此,美国从独立战争结束到南北战争爆发前夕近100年时间里,扩张目标还集中于北美,对外部世界则缺乏进取心。

同时,美国基本荡平了土著印第安人的反抗,并让曾经广袤蛮荒的西部领土得到有效开发,这一系列成就也让美国的目光转向了更广阔的世界。

1898年2月15日,美国赴古巴护侨的军舰缅因号爆炸,美国遂以此为借口在两个多月后发动对西班牙的战争,并通过《巴黎和约》将原西班牙殖民地古巴、关岛、波多黎各、夏威夷群岛及菲律宾悉数控制,并在当地建立起军事基地,正式开启了美国海外驻军的第一步。

需要说明的是,说服当时的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发动这场战争的一个关键性人物,是阿尔弗雷德·塞耶·马汉,美国知名的战略理论家、海军历史学家。

马汉提出了著名的海权论:海上航道主导权能够决定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未来命运,美国国土所处的地理位置决定了美国天生就适合全球扩张,建立起稳固的秩序。

同时期,西奥多·罗斯福开始尝试对门罗主义进行修正,将原本的国土防卫诠释为:美国有义务让全世界感受其影响力,美国参与世界各国的事务是为了更好地维护国家利益。

就这样,马汉提供的理论基础+老罗斯福政治主张让美国正式走向世界舞台,也为美国日后不断发展海军提供了政治理论基础。

美西战争后,美国又在1903年获得了修造巴拿马运河的权利,并顺势以保护运河区的名义在附近兴建了许多军事基地,美军基地正式在南美洲扎根。

在这个思想指导下,美国到一战前夕虽已建成当时世界第二大海军,但其海外军事基地只设立在菲律宾、夏威夷等太平洋群岛,数量和质量上都远低于其他老牌殖民国家。

一开始,美国国内的依旧孤立主义思潮依然高涨,不论是国会还是民间普遍都对欧洲战事兴趣乏然。

此外,威尔逊一再从格局和道德角度出发,立起所谓理想主义大旗,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相信,美国放弃孤立主义是对世界和平的负责,美军征战海外是为全人类的和平福祉奋斗。

从1918年3月到11月间,美国派出470万人次的远征军远赴欧洲帮助英法等协约国作战,付出了近12万人阵亡,20多万人负伤的代价。

美国参战虽晚,却取得了丰厚的回报,不仅从经济击垮了自身崛起最危险的对手——德国,同时还让老牌殖民帝国英、法的力量大幅度削弱,使其无力再对美国的海外利益进行有效阻挠。

此外,美国在一战后也开始着重培养海外基地建设人才,时任西点大学校长的麦大帅加大了外语和社科人文课程的比重,并新增世界地理、国际关系、海外作战等课程,美军中懂得各国事务、国情、语言的专门人才大幅度增加。

直到二战全面爆发之际,美国国内孤立主义依然有较大市场,迟迟没有下定参战决心。

1941年12月,日军偷袭珍珠港后,美国的孤立主义思想终于被彻底抛弃,尤其是在反法西斯的巨大道义光环加持下,美国各界普遍认为,美国有义务插手世界事务,维护和平。

随着二战的结束,由于意识形态分歧和国家利益矛盾,东西方的战时联盟瓦解,加上大量基地都以战争为目的,继续维持下去损耗人力、财力成本过高。

但另一方面,由于美苏关系恶化,双方因意识形态问题爆发冷战,美国内部也有不少声音认为需要保持大量与潜在敌人足够接近的海外基地以及长期驻扎海外的军队形成前沿态势,可对美国本土起到防御作用。

不过,著名地理学家尼尔·史密斯的解读恐怕更接近事实:美国没有英法那样遍布世界的殖民地,只能通过分布在世界各战略要地的军事基地才能保护美国的全球经济利益,限制未来的军事冲突,确保美国可以顺利进入各地的市场。

二战后美国的军事基地规划是如此实施的,他们首先关闭了大量原战时基地,到了1949年甚至将中东、南亚和非洲的基地全部放弃。

但借着同苏联争霸的契机,加上许多国家政府出于对意识形态的恐惧,态度纷纷180度大转弯,开始主动邀请美国驻军。

此外,美国还拉拢了许多新兴独立国家,通过经济和政治支持等条件,获得了在当地建造军事设施的权利。

但随着在朝鲜和越南的两场意识形态战争受挫,美军海外基地在1967年达到顶点后,再度放弃了大片基地,数量和规模一直维持在朝鲜战争前的水平直至今日。

可以说,除非爆发大规模战争,美国的每一座军事基地扩张都是有着相应的考量,也就是以本土为辐射点,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十余个基地群的总体布局,基地遍布除南极洲外的世界六大洲、四大洋,以实现其控制战略要点、维护其全球战略利益的目标。

冷战结束后,美国的军事压力减轻,却基本没有减少海外基地的规模,理由在1990年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说得相当冠冕堂皇。

最近几十年来,美国在中东、亚太地区推销了大量军火商品,超过其总军火外贸的50%以上,仅中东就达到41%。

通过在中东的军事基地部署,世界级军火巨头、全球最大的国防工业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美国最大的军用订货承包商及军事电信供应商通用动力公司、美国航母承建商亨廷顿英格尔斯工业公司(HII),雷达及军舰制造商诺斯洛普·格鲁曼公司等,都在中东地区实现了重要的军火利益。

而随着俄罗斯、中国的军事装备在中东越发受到青睐,美国也利用在中东各国的军事基地增强了和所在国的军事训练,并将销售军事装备大部分都和美国标准相对接,这样使得其中不少军事科技落后的国家要保养维修装备,只能依赖美军基地人员。

除了军火贸易外,美军基地还强力维护了美国在当地的普通经贸和投资利益,其中典型的例子就是二战结束前,美国通过民间的泛美航空公司秘密取得了在拉美修建军事基地的权利。

泛美修建的近50个海上、陆上基地不仅为美军提供了战时能够快速扩张的军事基地,泛美的民间公司身份也成为了美国保护商业利益的重要由头。

更重要的是,美军基地的存在也对所在国的美国企业、美国侨民安全起到了很大的保护作用,使得美国在当地的经贸利益可以安稳存在,很少有当地势力能够挑战。

同时,尽管美军基地始终不能杜绝美国军人犯罪问题,但基地定期和所在国民间进行包括慈善、义工等友好交流,或多或少也能抵消部分负面效应,同时也借机收集了当地民间情报,某种程度上,也维持了美国在文化领域的霸权。

除了上述在经贸、软实力方面的作用外,美军基地在军事层面上的优越性更是突出。

美军内部出版的《反暴乱战争的理论与实践》指出:海外驻军比部署在国内的军队机动性更强,驻扎当地的驻军更了解当地情况,而从本土临时派往战场的军队往往不具备这一优势。同时,部署和海外的军事基地也为大批本土后续力量提供养精蓄锐的场所,这也是为什么说提前部署的海外力量是美国能打胜仗的前提;21世纪后,国际危机爆发的大规模战事的地区,往往都是美国没有实现部署海外基地的地区。

虽然随着现代军事科技的发展,战斗机、轰炸机以及航母、核动力潜艇、导弹等武器的活动、火力打击半径大幅度提高,但地理距离差距无法填平就意味着容易丧失战机。

假如美军没这些基地做跳板,而是直接从美国本土或者中东以外的地方调兵劳师远征,势必会付出更大代价。

而在1999年科索沃战争期间,美国B-2从本土密苏里的怀特曼基地起飞轰炸南联盟时,往返距离长达30个小时,往返超过16000公里。

到了2001年入侵阿富汗之际,美国已经将B-2转移到印度洋的迪戈加西亚基地部署,往返时间缩短了一半多,往返里程降到9600公里;过了几年后,美军将B-2部署到海湾地区基地,往返距离更是降到了仅2200公里,仅消耗不到4小时,作战效能和成本大幅度降低。

可以说,从9·11事件之后,美国用实践证明了,在总体外交中,海外基地确实是重要推手,基地规模的大小更是能直接影响国家硬权力,反之亦然。

美国从1776年宣布独立到现在的 246年中,从一个软弱、孤立的年轻国家成长为全球霸主,海外基地及驻军既是这一扩张过程的产物,也是其维护全球霸权的重要支撑。

孙德刚:《论海外军事基地对部署国权力的影响》、《美国海外军事基地部署的四个维度——以大中东地区为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