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普京前后脚去中东:美欲笼络以色列沙特俄将联合土耳其伊朗

拜登普京前后脚去中东:美欲笼络以色列沙特俄将联合土耳其伊朗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总统拜登13日开启对以色列、巴勒斯坦和沙特阿拉伯的访问。福克斯新闻说,在国内民调支持率“惨不忍睹”之时,拜登希望通过他上任后的首次中东之行“获得急需的胜利”。然而,几乎没有媒体对他此行作出乐观的预测。“他将面对一个问题缠身而解决方案很少的地区,”美国前国务院官员亚伦·米勒说。对拜登来说最尴尬的莫过于:他将要求沙特“帮助稳定石油市场”,因为每加仑汽油每涨一美分都意味着在中期选举中可能失去的选票。而据《华尔街日报》13日报道,沙特官员在他到访前已经撂下话说:该国既没有“停止与俄罗斯交往”的计划,也没有通过开采更多原油“帮助美国”的计划。他们可能无法忘记,拜登在竞选总统时曾说过沙特“因侵犯人权应被视作贱民”的话。就在拜登飞往中东之际,克里姆林宫宣布,俄罗斯总统普京将于19日前往中东,他将赴德黑兰参加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三国峰会。

拜登当地时间13日下午乘坐“空军一号”飞抵特拉维夫,开始他为期4天的中东之行。据美国《国会山报》网站报道,他在机场发表演说称,这是他第十次访问以色列,“我们与以色列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深刻和牢固”。据《以色列时报》报道,14日,拜登与以色列总理拉皮德会晤后,双方将发表一份关于美以关系未来的联合声明,声明将承诺两国“会使用所有国家力量”来阻止伊朗制造核武器。拜登也安排了与以色列反对派领导人内塔尼亚胡的短暂会谈,以避免给人华盛顿在11月以色列大选前“选边站队”的印象。在结束以色列的行程后,拜登将前往约旦河西岸,会晤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之后拜登将前往沙特,“本周五或周六将上演最精彩的一幕,届时拜登预计将与沙特王储本·萨勒曼面对面会晤”。拜登在周末还将参加海湾合作委员会峰会,会见海合会六国领导人以及来自卡塔尔、约旦和伊拉克等国的代表。

《华盛顿邮报》13日称,白宫官员说,拜登此行目标明确:帮助以色列进一步融入中东地区,巩固沙特和也门之间微妙的停火,在与伊朗陷入僵局的核协议问题上与沙特、以色列和其他中东伙伴保持一致,还有“对抗中国和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称,随着油气价格上涨和中期选举临近,美国政府一直敦促海湾国家保持高位石油供应。尽管白宫官员宣称此行“与石油无关”,但又说 “能源安全”是议题之一。

美国“政治”新闻网13日称,这次访问可能的成果有:为巴勒斯坦医院提供1亿美元;有可能达成沙特允许以色列航班飞越其领空的协议;他们还可能讨论建立“综合防空系统”阻止伊朗的导弹。

一名中东外交官告诉《以色列时报》,华盛顿正在进行外交斡旋,希望将红海两座岛屿的管辖权从埃及手中转交给沙特,以此鼓励利雅得迈出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步伐。作为1979年《埃以和平协议》的一部分,以色列将红海的蒂朗岛和塞纳菲尔岛的控制权移交给了埃及,双方同意让这些岛屿非军事化,并允许观察员国部队存在。这位中东外交官说,以色列目前正寻求沙特作出类似保证,但利雅得一直不愿达成书面承诺。

拜登此访不被各方看好。伊朗总统莱希13日表示,拜登的中东之行不会给以色列带来“安全”。伊朗外交部发言人上周在回应美或与中东国家建设“综合防空系统”的计划时表示,美此举具有挑衅性,试图在地区引发新的安全担忧,并指责美方不能通过欺骗和宣传“伊朗恐惧症”为以色列创造安全边界。

阿联酋政治学学者阿卜杜拉在CNN阿语频道网站“致信拜登”:“总统先生,您此行将与海合会国家几位新领导人会面,他们的年龄或许与您的子孙相仿……您最好能意识到他们的世界与您的世界已不再一样,近年来他们对美国的信任正在动摇,不再像其父辈那样坚定。”当以色列在耶路撒冷挂起1000面星条旗欢迎拜登的到来时,在约旦河西岸的伯利恒,55岁的出租车司机萨拉斯拉告诉《今日美国报》记者:“没有人关心他会来,我们不抱任何希望。特朗普当然比拜登更糟,但所有美国总统都对巴勒斯坦人不利。”卡塔尔半岛电视台12日称,目前拜登在巴以问题上的立场“更接近于特朗普,而不是奥巴马”。

美国广播公司13日称,最受关注的会面将是拜登与沙特王储的首次会面。拜登在总统竞选期间表示,沙特应该因为侵犯人权而被当作“贱民”对待。他的政府发布了一份解密的情报报告,称本·萨勒曼“可能批准了”2018年对记者卡舒吉的谋杀。然而,“能源政策的转变使拜登改变了口吻,尤其是在美国司机面临高昂的加油费用的情况下”。事实上,在出访沙特前,为平息美国国内众多的不满和批评声,拜登专门在《华盛顿邮报》撰文为自己辩护。他说,访问沙特正值该地区的“关键时刻”,将推进美国的“重要利益”。他还将美国的实力和安全与“打击俄罗斯的侵略和来自中国的竞争”联系起来,声称与沙特等国的直接接触有助于“促进这些努力”。

NPR12日称,与沙特王储的会晤意味着拜登政府为美阿关系“翻页”。会晤本身就将是本·萨勒曼的胜利,他试图修复自己的形象,并吸引西方对沙特的投资。但“政治”新闻网说,美以官员及专家都表示,“不能保证利雅得会打开石油龙头”。

美国《市场观察》12日也称,拜登此行“不会给石油市场带来任何惊天动地的消息”。目前油价已经徘徊在每桶100美元以上,但分析师表示,石油产能的限制是一个难以克服的障碍。在拜登访问之后,沙特可能同意放松石油供应,但必须在目前“欧佩克+”(+以俄罗斯为首的另外10个产油国)协议框架下行事。

“拜登此行面临很多尴尬”,英国广播公司(BBC)13日称,在政治上,拜登的访问可能再次提醒人们,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正在下降;拜登将再次呼吁“两国方案”,但他也知道,当他离开的时候,这个方案还会像以前一样遥远;而没有沙特的支持,美国阻止俄罗斯获得油气收入的计划是行不通的。

“拜登前往沙特,而普京将前往伊朗”,俄新社13日报道称,与拜登访问中东事件一样引起世界关注的是,俄总统普京几乎在拜登离开中东后就立即前往伊朗与土耳其和伊朗总统举行峰会。报道称,在俄的斡旋下,“沙特与伊朗之间的和解,将最终打破美国孤立俄罗斯、并为西方提供廉价燃料的企图”。俄联邦新闻社13日引用专家的话说,普京此访对俄来说十分重要,普京将会见“不参与对俄制裁的国家领导人”,“而这种结盟才刚刚开始”。

俄罗斯《观点报》13日称,克里姆林宫宣布了普京将于下周进行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外访;同日,拜登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宣称,伊朗准备“将数百架无人机提供给俄罗斯”。报道称,“美国实际上是在指责其两个地缘政治对手建立了军事联系”。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13日对媒体说,他对华盛顿有关“无人机”的报道“不予置评”,德黑兰峰会也不会讨论这个问题。在谈到拜登即将对沙特进行的访问时,他表示,预计沙特“不会对俄罗斯采取任何行动”。

伊朗塔斯尼姆通讯社称,普京访伊朗“是对拜登中东行的回应”,而经济合作将是伊俄合作的优先事项。12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卡纳尼未否认美所称“伊朗向俄提供无人机”的事项,同时称伊朗与俄罗斯现代科技合作“可追溯到乌克兰危机爆发之前”,“近期并无特殊变化”。

【环球时报驻埃及特派记者黄培昭 环球时报驻伊朗特约记者龚觉远任重柳玉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